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店點

2021-03-02

返回專欄首頁

作者:店點

原創投稿

評論:
一個時代的結束,一個時代的開始。

    2月25號,“閃客快打”系列的作者,Flash遊戲時代知名閃客“Andy Law”,將“閃客快打”系列整理打包,以合集的形式登錄到Steam商城,售價僅為6元。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這不是“閃客快打”系列遊戲第一次登錄Steam。就在一個月前,Andy Law就把2011年上線的《閃客快打7傭兵帝國》移植到了Steam平台。相比於名氣寥寥的《閃客快打8武裝行》,《閃客快打7傭兵帝國》的知名度顯然更高。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Andy Law將“閃客快打”系列逐步搬上Steam平台,最大的原因,在於製作“閃客快打”系列的工具Flash Player,被Adobe所放棄。微軟甚至在2020年9月宣佈,2021年所有版本的Windows,都將徹底刪除Adobe Flash Player。

    就如同Andy Law在Steam商店頁面中,對“閃客快打單機版合集2021”的介紹那樣:“曾陪伴年少時光的經典FLASH遊戲系列《閃客快打》,由其作者AndyLaw整理打包,上傳於全球知名遊戲平台STEAM,方便玩家收藏。”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以歷史的角度來看,Flash遊戲的消亡已是必然。就如同當初Flash因為其自身較低的技術門檻、容易上手、畫面較為流暢等特點,從一眾工具中脱穎而出那般,也勢必會被更高級,更專業的遊戲製作引擎所淘汰。但在2010年左右那個國內網頁遊戲的黃金時期,Flash對國內遊戲發展的貢獻有目共睹。像“閃客快打”系列這樣的Flash遊戲,甚至是不少玩家珍貴的童年回憶。

    然而,就像Adobe Flash Player的悲慘結局那般,“閃客快打”系列如今也是跌倒了谷底。2005誕生的《閃客快打2》,邁出了“閃客快打”系列在其領域獲得榮譽的第一步。隨後,在2007年,Andy Law連出了《閃客快打3》《閃客快打4》和《閃客快跑》三部遊戲。在很多玩家心中,《閃客快打3》,才是該系列最經典的作品。遊戲不僅延續了前作的主角人設、操作系統以及暴力美學,更是添加了經典的武器、道具選擇系統,並且設計了足夠豐富的關卡。遊戲的重複可玩性大大提高。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到了《閃客快打5》,遊戲變得更加成熟和完善。《閃客快打5》充分吸收了前作的優秀玩法和設計,並完美將其融合在一起。多種載具、武器、以及AI同伴的加入,使得遊戲的可玩性進一步提高。角色模型的精細程度大大提升,還特別細節地新增了“服裝戰損”設計。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如今,回首看去,《閃客快打5》就是“閃客快打”系列的巔峯之作。在Andy Law一意孤行,在《閃客快打6》中強行把以往的Q版人物形象,換成同比例真人時,由Q版形象所掩蓋的一些玩家平時不會注意到的問題,頃刻間爆發開來。諸如人物動作僵硬、肢體不協調、打擊感違和的問題接踵而至。正如很多年少有成的人那般,Andy Law開始被玩家打上“江郎才盡”的標籤。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但此時的資本和市場,還是認可Andy Law和“閃客快打”系列的。在拿到投資後,Andy Law迅速成立了成都酷創科技有限公司,《閃客快打7》也在那個時候應運而生。與以往的單機橫版動作遊戲有所不同,《閃客快打7》是一款收費頁遊。最初的預告版本《閃客快打7末日之後》,效果並不好,Andy Law也並不滿意現在的成品。兜裏有錢的Andy Law打算一步到位,直接重製一個《閃客帝國7》,也就是後來的《閃客帝國7傭兵帝國》,然而隨着主程序員的離職,遊戲瞬間陷入舉步維艱的境地。為了維持公司以及後續作品的開發經費,本就口碑不佳的《閃客快打7傭兵帝國》徹底開啓了“割韭菜”模式。這直接導致了“閃客快打”系列口碑的崩塌。很難想象,登錄Steam的《閃客快打7傭兵帝國》,評價竟然淪落到“多半差評”的地步。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至於差評的理由,則是遊戲“割韭菜”的程度,已經到了“不氪金不能玩”的地步。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閃客快打7傭兵帝國》是Andy Law和“閃客快打”系列遭遇的第一次“滑鐵盧”,但並不是最後一次“滑鐵盧”。在Andy Law打算憑藉《閃客快打8》打一場漂亮的翻身仗時,又一次主程序員的離開,徹底擊破了Andy Law的心理防線。辛辛苦苦組建的二十人制作團隊,被心灰意冷的Andy Law解散,最後只剩下一個二人團隊。

    人手的不足,導致後續的《閃客快打8》研發極慢。直到2018年——Adobe Flash Player即將退出歷史舞台的前兩年,《閃客快打8武裝行》才低調出現。低調到很多玩家都不知道這款遊戲的存在。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對於Andy Law和《閃客快打8武裝行》而言,成為“小透明”或許還是一件好事。依舊用Flash軟件製作出的《閃客快打8武裝行》,其遊戲品質根本不像是一款2018年會出現的新作。十年前的老套設計放在現在而言,已經不是用“拙劣”就可以形容的了。以現在的標準來看,《閃客快打8》無論是在遊戲性,還是畫面,操作系統上,沒有一樣跟上了時代的腳步。

    回顧“閃客快打”系列從巔峯到落寞,着實令人唏噓不已。與之相比,另一個同樣充斥着暴力美學,並且被很多玩家奉若經典的橫版動作闖關遊戲,卻有着和“閃客快打”系列完全不同的結局。

    這款遊戲,就是在當年曾一度變成爆款的《狂扁小朋友》。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狂扁小朋友》自然不是這款遊戲的本名,《Dad'n Me》才是這款遊戲的真名。製作《狂扁小朋友》的,是美國的Tom Flup。他不僅會做遊戲,還專門建立了一個名為“New Ground Remix”的網站。這個網站一開始只是Fulp為了展示自己製作的遊戲,後來,New Ground Remix支持其他作者,在網站上展示自己的遊戲作品。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就如同當時“閃客帝國”,成為國內Flash遊戲製作者的聚集地,New Ground Remix變成了當時國外知名的Flash製作者社區。著名的遊戲製作者Edmund McMillen,就曾在New Ground Remix上嶄露頭角。由他製作的《以撒的結合》《超級食肉男孩》等作品,至今仍是為很多玩家所津津樂道的佳作。

    之後,New Ground Remix改名為Newgrounds,至今仍是國外Flash愛好者心中的“聖地”。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説回Flup,他前期的經歷和Andy Law一樣,都是少年成名。儘管Newgrounds發展的腳步磕磕絆絆,但是Flup終究還是挺了過來。在Newgrounds上,Flup從兩個Flash動畫片段中,結識了Dan Paladin,兩人一拍即合,決定共同開始製作遊戲。Flup看上的,正是Dan Paladin那“自成一派”的動畫美術風格。

    在兩人的合作下,Flash遊戲《Alien Hominid》(外星原人)應運而生。這款遊戲在Newgrounds上異常火爆,其超高的完成度和簡單爽快的玩法,再加上Dan Paladin筆下的獨特美術風格,使這款遊戲備受玩家青睞。覺得有搞頭的Flup,順勢和Dan Paladin一起成立了工作室,這個工作室,就是後來頗有名氣的“The Behemoth”(巨獸工作室)。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Flup覺得有搞頭的另一個原因,在於有人建議Flup抓住機會,讓《外星原人》趁勢登陸主機平台。而索尼和任天堂也確實給到了Flup這個機會。在經過15個月的重製後,《外星原人HD》同時登錄了PS2和NGC,這在Flash遊戲行業中,還是頭一回。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在這一刻,Flup和巨獸工作室,走出了Newgrounds,打破了“Flash社區作品”這一標籤的限制,用户羣體拓展到了整個主機玩家,並朝着越來越正規化的方向前進。毫無疑問,這是一條前途無量的大道。

    再回看一下這時的Andy Law和“閃客快打”系列,明面上,遊戲的口碑以及玩家的支持,使得“閃客快打”系列看似風光。然而,其背後卻隱藏着種種危機。近在眼前的,就是遊戲的版權問題。彼時,正是4399等小遊戲網站如日中天的時候,而4399能夠快速發家的原因,正是其團隊中能力超強的“扒遊戲”小組。一旦有什麼Flash遊戲出現,4399總能第一時間對遊戲進行搬運,然後直接着手破解。例如之前説過的《狂扁小朋友》。這對於那時的遊戲創作者來説,無疑是赤裸裸的侵權行為。但在當時法律不健全以及方式不充分的情況下,這些創作者想要維權,無異於難上加難。即便最後能拿回遊戲版權,花費的時間、精力、和金錢,也是一個天文數字。最後的結果,必然是付出大於回報。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國外的製作組就更別想了,這也是4399在國外聲名狼藉的原因之一。

    在這種大環境下,毫無疑問,“閃客快打”系列必然會受到影響。用愛發電只能是一時,人終究還是要恰飯的。即便像Andy Law和“閃客快打”這樣,在當時紅極一時的作者和IP,有了投資,才敢繼續做下去,而一旦中間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問題,就會對整個團隊和遊戲製作造成嚴重打擊。

    另一方面,由於國內的限制,“閃客快打”系列也始終難以擺脱“Flash小遊戲”的標籤,也缺乏接觸其他平台的機會。這也為之後“閃客快打”系列固步自封,隨着Flash的消亡走向落幕而埋下伏筆。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從之後Andy Law和巨獸工作室的發展軌跡,就能看出這些端倪。在《外星原人》大獲成功後,巨獸工作室緊鑼密鼓地開始籌備下一款遊戲,也就是文章中的另一個主角——《狂扁小朋友》。2005年,《狂扁小朋友》正式發售後,還一舉奪得了聖何塞獨立遊戲節的“年度最佳遊戲”獎項。

    此後,巨獸工作室將重心從Flash遊戲上,轉移到獨立遊戲的製作。接下來的《城堡破壞者》《戰鬥磚塊劇場》以及《Pit People》,不僅登錄Steam平台,並且大受好評。新作《外星原人:入侵》,也在2020年發出預告,不時將會與玩家見面。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至於“閃客快打”系列,前面已經説了,《閃客快打7傭兵帝國》整垮了IP的口碑,《閃客快打8武裝行》的設計則明顯跟不上時代。新登錄Steam的“閃客快打單機版合集2021”雖然是特別好評,但從玩家的留言來看,對於這個IP,玩家只剩下情懷和回憶,唯獨沒有對新作的期待和渴求。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閃客快打”系列淪落至此,與Andy Law的自暴自棄多少有點關係。不説巨獸工作室這些國外轉型成功的Flash遊戲製作者,國內曾經的Flash遊戲作者,轉變成功的也不在少數。閃客帝國的創始人“邊城浪子”,離開網站後成立了國內最大的獨立遊戲社區網站“indienova”(獨立精神);以金庸武俠小説為題材製作遊戲的“半瓶神仙醋”,則轉型成了獨立遊戲製作人,目前正在製作一款“武俠模擬器”遊戲;著名Flash動畫作者皮三,則轉型成了動畫導演。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而Andy Law卻始終沒能走出Flash遊戲的圈子。

    以Flash為主的網站,自然也因為Flash遊戲的落幕而受到影響。4399現在早已失去了當時的地位,其遊戲甚至成了劣質遊戲的代名詞。在國內法律越來越完善的情況下,4399也為自己的抄襲行為嚐到了苦果。在被騰訊起訴抄襲的案子中,4399賠了500萬;後來又被網易聯合暴雪共同起訴抄襲,賠償了400萬。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Newgrounds則是在知道Flash被放棄後,早早對網站進行了重新設計,徹底刪除了Flash。但這並不意味着作者不能在Newgrounds繼續上傳Flash相關的作品——“Newgrounds Player”成為替代品,以便網友觀看舊的Flash作品。同時用户還能以“Zip”形式,繼續上傳自己的作品。

    也有專門的網站,被稱為“互聯網博物館”的Internet Archive,宣佈會在軟件庫中,收藏Flash遊戲和Flash動畫。玩家可以通過一款名為Ruffle的Flash模擬器,在Internet Archive上運行Flash遊戲。Internet Archive認為,Flash作品中的藝術創造和創意,是值得被在意的東西。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此外,還有很多Flash作者,將自己的作品上傳到Steam上,Steam現在已然成為了Flash遊戲的另一個聚集地。

    當《閃客快打》和《狂扁小朋友》遇上電車難題

    時代在前進,幾人歡喜幾人愁。

    不過,無論是越走越高的巨獸工作室,還是泯然眾人的Andy Law和“閃客快打”系列,都在Flash遊戲時代興起,也見證了Flash遊戲時代的終結。

    或許,在某一天,境遇截然相反的二者,會共同做一個,有關Flash時代的夢。

    玩家點評 0人蔘與,0條評論)

    收藏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分享:

    熱門評論

    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