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木大木大木大

2021-03-18

返回專欄首頁

作者:木大木大木大

原創投稿

評論:
不賭為贏。

    “合字上的朋友,一碗水端來大家喝”是舊時道上兄弟黑吃黑的Old School脣典。

    “你指尖躍動的電光,是我此生不變的信仰”是新時代二次元的碰頭暗號。

    “無內鬼,來點色圖”是狗粉絲們在以人海戰術攻破微博的夾圖防線。

    “老哥們還有好口子沒有,想擼點週轉”是“借讀吧”老哥走投無路的哀嚎。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在人均新新人類的賽博空間,以小圈子為表現的亞文化羣體喜歡用“黑話”來增強彼此認同感。“借讀吧”老哥們雖然也有自己用“黑話”交流的抱團聖地——百度貼吧“借讀吧”。

    現實中,他們也許在橋洞下某牀露絮的破被子裏,用睡覺治餓病;也許在便宜網吧裏,逃避着現實的壓力;也許在人才市場杵着,巴望着擠進招工大巴更快賣出自己。

    如果大部分人的人生像一顆繞軌飛行的衞星,那麼他們就是那些因為一次意外偏離軌道,從此與通常認知中的“正常”漸行漸遠的星星。

    在“借讀吧”,你看不見借讀生們分享借讀經歷,卻能看見老哥們真假參半的故事,他們如何誤入歧途,如何一次又一次讓家人失望,多少次站在天台邊緣嘗試重開。

    那裏有關於中國網絡賭徒的,從入門到入土的真實紀錄。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1.

    從公元前3000年到公元2021年,賭博吸引着一代又一代人,人們總有各種各樣的方式去發起或參與一場場形式不同的勝負。繼承古老馴獸傳統的有鬥雞鬥狗鬥蛐蛐,發揚奧林匹克精神的有足彩籃彩兩菠菜大户,沉迷電子遊戲的則可以選擇以《英雄聯盟》S系列全球總決賽和《DOTA2》Ti全球總決賽為“大頭”,各種季節賽、入圍賽等賽事為“小頭”,一年四季高強度遊走於“勝平負”的燈牌前。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無論方式怎麼千奇百怪,參與這場競爭的結果只有兩種。一種是每個賭徒夢寐以求的“搏一搏,單車變摩托”,也許“摩托”往後還能變“路虎”或者“路虎車模”什麼的,另一種則是火遍大江南北的歌中所唱“大不了從頭再來”。

    從前在古裝電視劇裏總是人滿為患的賭場,在今天被法律明令禁止,於是從十七八線小城到北上廣深,真正能見光的21世紀中國賭場,只剩下你奶奶常去和老閨蜜搓兩把的中老年活動室。

    中老年活動室的年費VIP們,已經脱離了違法賭徒範疇,雖然街頭小報三不五時總有“老漢打麻將因激動突發腦溢血”之類的悲報,但從概率上衡量利弊,腦溢血的風險還是遠低於因老年社交寂寞引發的長期抑鬱。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如果中老年活動室是能見光的賭場,那麼根據民科相對論,有能見光的賭場就有不能見光的賭場。雖然我國法律明令禁止以營利為目的的聚眾賭博,但那些總在小電影出現的菲律賓最大線上賭場和在線發牌的美女荷官們,則通過如境外服務器的廣大神通,將通道架進中國互聯網。

    於是老哥們前仆後繼地登陸賽博賭場,滿心歡喜地開始了腦內基努裏維斯的Cosplay。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借讀吧”吧友小趙,在最初玩貼吧的時候,並不知道“借讀吧”甚至“戒賭吧”的存在,貼吧的設計機制立起了一座座高牆,不同貼吧之間有着截然不同的氛圍。但是,不知道“借讀吧”,並不影響他從一個普通大學生變成一位老哥。

    小趙的故事和大部分“借讀吧”吧友一樣,因為現實牌友的推薦,他下載了一個名為“XX蛋蛋”的軟件。“蛋蛋”是那種很常見的網賭軟件,會在新用户註冊後給用户錢包充值10元。

    當然,想要薅“蛋蛋”羊毛不大可能——這10元錢無法直接提現。“蛋蛋”的提現規則是當日流水金額必須大於提現金額。在家鄉逢年過節就和朋友打牌的小趙,帶着試試的心理打開了“蛋蛋”,他有在微信牌友羣打牌發紅包的體驗,自信地認為這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

    於是他點開了“蛋蛋”,輸入手機號開始註冊。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如果這是一個劇本,那麼驗證碼輸入後跳出的彈窗“註冊成功”,就像朱麗葉喝下假死藥水昏睡過去,完成了劇情間幕與幕的分割。

    小趙在“賭狗”之路上邁出了堅實的第一步,完成成就“年輕人的第一次網賭”。

    沒有人一出生就是賭徒,註冊網賭App賬號是大部分老哥開始自己賭博生涯的第一步。雖然網賭App不可能光明正大出現在手機App的花式廣告位,但這並不妨礙它以各種奇怪的方式被下載,並堅定不移地引導“新玩家”誤入歧途。

    因為有過彩票店刮獎經驗,小趙很快把系統贈送的10塊錢,壓到一個名為“快3”的彩種下。“快3”的規則很簡單,一共3個隨機個位數,3分鐘開一次,單押一個數字預測並選擇下期是“大、小”還是“單、雙”,押中了就是翻倍,輸了就會像按下計算器復位鍵——“歸零”。

    他想起了古裝電視劇中的賭場,以及演員口中高亢的“買定離手”。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因為在逢年過節展開的家庭傳統社交活動,很多人並不陌生撲克牌、麻將或是橋牌這些道具,他們對不構成犯罪的“小賭怡情”,天然地親近。但網賭不存在任何親友娛樂中藴含的温情,老哥們只是想賺錢。

    第一次網賭的輸贏,沒那麼重要。一些巧妙運營的小莊家,也許會把肥肉放到起點,但更大的莊家不會專門緊盯這套“新手教程”。因為他們知道,對大多數人來説,賭博只有零次和無數次。

    “蛋蛋”擁有數十種不同的彩種,門檻低得就像“快3”,只需要理解基礎規則就能“開始遊戲”,門檻高的則在基礎規則上加入像“豹子”的特殊規則,給賭徒一種“從基礎進階到高級”的成長快感。

    當人們置身於這滿是糖果和陷阱的迷宮之外,一眼就能看到迷宮內道路的終點——懸崖。

    在第一次“下注”後,小趙很快又想着來第二次,“充10塊錢試試”的想法出現在他的腦海“就是玩玩”。因為可以便捷地通過支付寶/微信掃碼充值,這10塊錢並沒有在小趙的錢包停多久,隨着它被支付給一個陌生的店鋪,“蛋蛋”的餘額更新了。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網賭難以根除的原因,除了此前所提到的服務器多在境外層層轉移外,支付、提現渠道的隱蔽,也是重要原因。網賭平台掌握大量個人、店鋪的支付二維碼,這些二維碼多來自於“跑分”平台,為警方的溯源設置重重障礙。

    “跑分”平台通過網上小廣告的形式,吸引願意用個人微信、支付寶收款碼等信息賺“佣金”的人,然後將這些渠道提供給網賭平台,以便於賭資以更隱蔽的方式流通。

    當小趙清醒過來,他已經賭輸了這個月的生活費。他看着“蛋蛋”賬號記錄裏不多的提現和更多的充值,發現自己雖然確實地“賺”了那麼幾筆,卻最終又把提現的錢充值了進去,並輸掉了更多。

    在宿舍理智朋友的勸説下,他卸載了“蛋蛋”。但問題是,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在賠光本金(當次賭博充值金額)時,聽進別人的勸告而卸載網賭軟件。

    “借讀吧”老哥們通常這樣認為,當一個人輸光了,他才剛剛“上道”。

    2.

    帖子“xdm,求個口子兩個左右的,我想把其他的全還了,只留一個”是“借讀吧”極其普通的一個帖子,但不理解其中黑話的用户看着只能一頭霧水——什麼是“xdm”,什麼是“口子”,“兩個左右”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句黑話在“借讀吧”吧友眼中沒有任何閲讀障礙,和任何亞文化圈子一樣,這裏充斥着大量“加密通話”的帖子。這在增加“圈內人”自我認同之餘,還能有效通過黑話的排他性,避免受到廣泛關注,同時規避內容被貼吧系統檢索後屏蔽的風險。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xdm”是今天互聯網常用的“兄弟們”的簡寫,算不得“借讀吧”的專有黑話,但“口子”和“個”,則是“借讀吧”貨真價實的特產黑話。

    “口子”指網絡貸款渠道,通俗點就是網上高利貸,以像“砍頭息”為主的多種套路貸款方式聞名,但同樣是真實的貸款渠道。“擼口子”自然就是從網上貸款機構貸款,在今天花明天甚至下輩子的錢。

    “個”是個量詞,其實就是“萬”,是老哥們為了不至於張口閉嘴幾十萬,不僅嚇人也嚇自己而採用的婉轉説法,類似於當代年輕人常用“月入N狗”,在幽默的同時,不動聲色透露收入水準。

    所以經過翻譯後,這個帖子的標題意思就是“兄弟們,我想找個網上小貸搞個兩萬塊左右,把其他渠道欠的錢全部還上,只留一個小貸欠着(方便)。”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除了“口子”和“個”,“借讀吧”還有大量伴隨賭博及其對人影響出現的黑話。

    關於桌上規則的,有“過三關”和“反龍”等術語。“過三關”指投入任意本金,任意押注“單雙”“大小”其一,萬一押注成功賭資翻倍,這就意味着你過了一關。

    第二關要求將翻倍後的賭資全部投注,同樣只押注“單雙”“大小”其一,押注成功後賭資翻倍,此時的賭資已經是本金的4倍。真正刺激的是第三關,方法不變,同樣全部押注,成功後賭資繼續翻倍,成為本金的8倍。

    這就是“借讀吧”所謂的“過三關”。

    即使用初中數學,我們也能算出“過三關”的最終概率為“1/2×1/2×1/2=1/8”,但對正在“過關”中的賭徒來説,高速分泌內嗎啡的大腦,無法做出理智判斷。

    相比起“過三關”的成功機率,他們更願意想着8倍本金和每關二分之一的成功率。即使血流加速大腦升温,關永遠要過。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即使賭徒中出現了僥倖“過三關”的“成功人士”,在動動小手就賺到真金白銀的興奮之餘,伴隨着“賭博圈”的耳濡目染,他們會誕生一個更大膽的想法——如果當初我再多投一點本金,現在不是賺得更多?

    在正常人眼中來看,但凡有一粒花生米,都沒人會借錢賭博,何況還是高利貸。但在“借讀吧”老哥的眼中,無論是父母、親戚、朋友還是網貸機構的錢,都只是下一次投注前,可以利用的“啓動資金”。

    老哥們的自信來源於對賭博方式的鑽研,比如“反龍”。在眾多彩種中,“反龍”永遠有它的一席之地。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在網賭的海量彩種裏,幾乎每個投注頁面都醒目地展示着歷史開獎記錄。在莊家有意為之的引導下,老哥們會下意識分析某一彩種的歷史記錄,其中某個號碼如果在某一“單/雙、大/小”持續時間較長,如7期全單或6期全小,則可以形象地理解為一條“長龍”。至於是“單龍”還是“雙龍”是“大龍”還是“小龍”就沒什麼所謂,反正是“龍”就行。

    “借讀吧”黑話中的“反龍”,是指當某條特定規則的“龍”出現時,賭徒立刻跟上“龍”投注,例如從10元開始,不中的話繼續投注20元,繼續不中就按照40、80、160、320、640的規律翻倍投注。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在有潛意識中無限大的本金,且不遭遇莊家卡提現的情況下,老哥們按照樸素概率學“總不能一直出單/雙/大/小吧”的理解,永遠有機會賺回本金10元。當然,“反龍”並沒有本金和倍率的規定,從20元甚至100元開始,認為翻2倍投注太少,你可以選擇翻3倍甚至更高。

    “反龍”吸引老哥的點在於,只要不斷押注,“反龍”成功的概率就會越來越接近於100%。在有大筆資金的前提下,“反龍”幾乎是在“白嫖”莊家。

    在“反龍”成功後的“穩定”收益下,前提“大筆資金”已經足夠讓人鋌而走險。賭徒們將“反龍失敗”的後果拋諸腦後,只因為幾次成功的先例,一次次點擊“確認投注”。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這些賭桌上的黑話因為規則極易於理解,且看上去成功率極大,在“借讀吧”廣泛傳播。而伴隨着“過三關”和“反龍”等賭博方式的,往往會引出兩個高頻黑話“修車”和“洗白”。

    雖然網賭輸錢快,但從某種意義上來錢也快。當每個老哥都在下注時覺得自己是“用20塊贏到3700萬的陳刀仔”,他們的慾望也隨着水漲船高的賬號日收益流水,無限膨脹。

    在慾望膨脹之際,老哥們往往會選擇“修車”。

    這裏的“修車”當然不是真去4S店找個車修,而是錢色交易。

    因為“借讀吧”吧友以男性居多,聊天內容全部圍繞賭博展開,互聯網討論熱點的男拳女拳,在這裏並沒有一席之地,所以難免出現大量侮辱女性的説法,比如“修車”中的動詞“修”以及名詞“車”。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如果説“修車”是老哥們“拼搏”成功後的消遣,是散發着桃色光熱的淫靡之鄉,那麼“洗白”則是老哥們“拼搏”失敗後的結局,是鮮血淋漓的現實地獄。

    簡單地來説,“洗白”意味着身無分文,意味着一位老哥輸光了所有賭資。不過,即使同樣“洗白”,也仍然有程度的差別。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程度較淺的“洗白”,通常發生在學生吧友身上,基本不超出千元生活費的範疇;程度一般的“洗白”,通常發生在社畜吧友身上,基本圍繞在“洗”光當月工資或是積攢的所有工資;程度較深的“洗白”,通常發生於三四十歲有車有房的老哥級吧友身上,基本圍繞在“洗”以房產、車產為抵押換來的賭資。

    還有一種“洗白”頗有些科幻氛圍,可以發生在任何年齡段的吧友身上,他們“洗”的是自己未來的收入。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用我們之前解釋過的黑話來説,就是已經開始“擼口子”了。

    當你輸光了生活費、積攢的工資或抵押的房產車產,如果想着反正已經“一無所有”,以為破釜沉舟賺來的士氣在賭桌上也通用,計劃去各種網貸機構“簡單擼點”再去搏一搏的話。

    恭喜你已經來到了繼“賭現金”“賭產權”之後的新境界——“賭未來”。

    這時,你已經成為能在“借讀吧”分享自己經歷的資深吧友,可以接觸到更深層次的“借讀吧”了。

    這裏有很多已經或正在“洗白”的老哥,滿心期盼着踩你一腳“上岸”。

    3. 

    在“借讀吧”,你除了能看到大量處在興頭上還沒下桌的吧友,還有以“放貸”和“抽水”兩類目的為主,在這個本來就夠渾的塘裏努力把水攪得更渾,並趁機撈點真金白銀的人。

    通常來説,目的是“放貸”的網貸機構工作人員,不會認為賭徒是“高淨值客户”,但在上徵信造成幾乎一輩子影響的“威脅”下,仍然有不少賭徒願意在賭贏後還錢。從這個角度出發,這些願意還錢的老哥,同樣是網貸機構工作人員們,為了達成業績指標值得重視的客户。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這些放貸的人雖然逐利而來,讓“借讀吧”老哥越陷越深,但他們充其量只是站在“岸上”,把已經下水的老哥們往下壓了壓。如果真要分門別類,評出個類似“借讀吧四大惡人之首”的榜單,那這“惡貫滿盈段延慶”的名頭,還得落在以“抽水”為目的的“狗代”頭上。

    他們不僅會把下水的老哥往下壓,而且樂於把岸上的人拉下水。

    “狗代”之所以被稱為“狗代”,一是因為行為惡劣被稱為“狗”(這裏向狗道歉),二是因為主要“業務”就是代理而得來的“代”。至於“狗代”們是幫誰做代理——網賭平台。

    “抽水”表面看上去和你朋友給你發“幫我砍一刀”,讓你註冊拼多多有點像,但本質完全不同。“狗代”們“抽”到的“水”,並不只是“拉新用户註冊得10元紅包”,而是來源於那些通過他們渠道註冊網賭平台的用户們,在平台的每一次“遊戲”。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不同的“狗代”在不同平台有不同“抽水”方式,但一般他們的收益都會在渠道用户每筆充值的5~20%間浮動。某些小平台的“狗代”和莊家之間勾結更緊密,設計更深套路誆騙賭徒的,則會享有更高的“抽水”比例。

    當然,在任何網賭平台都有相同的規則,渠道用户充值越多,“狗代”分成百分比越高。

    因為真金白銀的驅使,在直接發“我是XX平台代理,歡迎大家來玩”只能被罵腦殘後,“狗代”們會選擇更隱蔽的方式,宣傳自有渠道。簡單點有發支付寶收益截圖等婉轉方式,表達出“我在這個平台賺了XXX”,吸引其他人“小吧友們快來玩”。

    複雜點比如囤點兒高仿女號,以美人計吸引有色膽的老哥們主動添加好友,先聊上一段時間,打好感情基礎,再慢慢以“陪我一起玩”類似的理由,悄咪咪發出自己的渠道邀請鏈接“收網”。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在“借讀吧”,你很難分清誰是和你一樣在水裏的老哥,誰是在岸上幸災樂禍的“狗代”。因為“狗代”羣體中,本身就有在岸上和在水裏兩個類型。

    在有些“勵志”故事中,有老哥在欠了幾十個下水後,因為做了“狗代”拖了不少人下水,自己成功上岸從此立志遠離賭博。

    所以,你大概知道為什麼就連“借讀吧”裏,被稱為“賭狗”的老哥們,都稱這羣人為“狗代”了,甚至就連這羣人自己,都會在某些“坦白貼”中自稱為“狗代”。

    因為實在太“狗”(這裏再次向狗道歉)了。

    4.

    在平台、真老哥和“狗代”等眾多角兒搭台後,“借讀吧”的水有多渾可想而知。

    但在這個吧裏,除了欺騙可能還有雖然稀少但確實存在的温情。

    在袁隆平老先生及團隊研究出雜交水稻後,絕大多數中國人都告別了糧食危機。伴隨着時代的不斷進步,越來越多人從不曾體驗飢餓感,但在“借讀吧”,傾家蕩產投入網賭平台的老哥們常常因為吃飯問題陷入困境。

    這時,“團飯”就成了一部分人的選擇。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團飯”的概念在“三和大神”引發社會議論後,曾經短暫地浮上賽博海域的水面,它指由網友們發起1塊、2塊不等的捐贈,為某位走投無路者湊一頓活命的飯錢。這種現象在“借讀吧”並不新鮮,往往出現在老哥們聚集的社交羣。

    一部分接受過“團飯”的老哥,也會在自己“回血”後,在社交羣發些紅包當做“回禮”。這種雖然實質上只是“網絡乞討”,但仍帶有一絲温情的行為,頗有些在脱離人生“正軌”後,老哥們互相抱團取暖的獨特情味。

    當然,在“借讀吧”發賣慘帖“團飯”,在收到1塊、2塊的捐贈後刪除捐贈者聯繫方式的人,同樣大有人在。

    “團飯”是“借讀吧”,騙“團飯”錢也是“借讀吧”。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借讀吧”是一個複雜的賭徒集合點,它像人類社會永恆存在的黑暗,無法被陽光驅散。當一束猛烈的陽光照向它,另一個角落又會出現嶄新的黑暗,循環往復,生生不息。

    2018年6月29日,“借讀吧”的前身“戒賭吧”因為傳遞不良价值觀被百度貼吧封鎖,封鎖時吧裏已經有了1400萬關注人數。

    2021年3月16日,“借讀吧”正式被百度貼吧官方警告,吧裏無法發出新帖。原先貼吧記錄中的861469篇帖子也只剩下了75篇,其中只有3篇和“借讀”有關的“漏網之魚”,其餘全是關於真正學生借讀問題的陳年老帖。

    吧主“迷茫的魚夫”在百度貼吧“借度吧”發出一條“吧規”帖,看上去,“借讀吧”的老哥們又將迎來一次盛大的遷徙,説是流竄也行。

    在中國“暗網”,看1500萬老哥如何從入門到入土

    我們都知道,即使嶄新的“借度吧”再次消失,也還會出現新的“戒讀吧”“解獨吧”“劫渡吧”。即使多年後百度貼吧不在,老哥們也會永遠存在。

    在“借讀吧”,戒賭成了一個讓人無法發自內心笑出來的玩笑,想要戒賭來到這裏的人們只會越陷越深。

    最好的戒賭方式當然存在,也只有“借讀吧”的真老哥們自己,才真想過那種方式。

    當他們欠下鉅額貸款,當他們丟掉房子車子,當他們失去家人朋友的信任,那種方式總會出現在他們的腦海。他們討厭那種方式,但又害怕其他選擇。

    我們知道人永遠可以堅持希望,但在某些時刻,希望只會加重痛苦。

    於是有些老哥做出了選擇。

    “重開”。

    他們於是從此人間蒸發,成為一位無名逝者,出現在江河湖海。

    所以,如果你不想偏離人生的軌道,對於賭博這種誘惑,要做的事永遠只有一件。

    不要嚐鮮。

    注:文中人物小趙和軟件名“蛋蛋”均為化名

    玩家點評 0人蔘與,0條評論)

    收藏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分享:

    熱門評論

    全部評論